• 南京與臺灣
    球王会·体育(中国)官方入口-球王会手机版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臺企風采
    創業故事采訪:創意電子(南京)有限公司總經理 林建宏
    日期: 2021-07-13 瀏覽次數: 顯示稿件總訪問量 字號:[ ] 視力保護色:

    “將每一個人聚集在一起,凝聚成強大的企業源動力?!?/p>

    此前,創意電子在世界各地城市都有落腳,在2017年決定在南京江北新區研創園成立重要據點,擴展大陸事業,并助力新區芯片之城的發展。究其因由,除卻南京得天獨厚的科教人才資源,也是因為臺灣與南京人緣相親,文化相通。

    四年來,林建宏深切感受到江北新區持續完善的功能配套服務,也受益于新區不斷創新、用心營造優質營商環境的努力。這位將工作融入生活的事業狂魔,在這片熱土暢想未來,致力于將兩岸職場文化融合匯通,打造創新型家庭式企業文化。

    用真誠和善意感悟生活

    2017年,南京江北新區管委會與臺灣創意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簽署投資協議,標志著臺灣最大的芯片設計與服務企業正式落戶江北新區。創意電子在江北新區研創園設立集成電路設計中心,主要從事以先進高端技術服務為主以及發展高端芯片設計,瞄準當前業界比較熱門的技術方向開展研發和生產服務,同時與臺積電的南京項目緊密結合。

    作為創意電子(南京)公司總經理,林建宏抱著對新事業的遠大憧憬,隨工作調動來到江北新區。初來乍到,熱衷歷史文化的他既興奮又好奇。

    面對新挑戰,林建宏已經習慣從無到有的歷練。他憑借一身扎實過硬的技術,在集成電路行業打拼20多年,在業界闖出一片自己的行為法則——真誠相待,與客戶成為朋友,并共創雙贏的局面。

    林建宏將工作與日常生活之間的關系處理得極其自然。他說:“當團隊成員的家庭之間相互熟稔,相處得如同家人一般,就不需要將工作與生活兩極分化,仿佛這兩者共存?!?/p>

    “在我看來,溫暖和貼心的工作氛圍會激發每個人的工作激情,從而達到積極的工作效率?!?/p>

    大學畢業即做了兩年臺灣生命線的義工,真誠坦然的交流及貢獻自己所能讓林建宏學會了耐心與善意。如今,安身立命的工作技能成為最受資本追捧的行業,林建宏的出發點依然是與人為善,以善意搭建起人與人之間溝通的橋梁。

    林建宏與年輕的團隊打成一片,一心踐行傳播職場正能量,以朋友式的相處打破固有職場模式。相比較兩岸文化的差距,感悟生活與工作的界限,林建宏對經營企業文化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    創想凝聚起強大力量

    林建宏用三年時間,從零開始組建一支大陸團隊,規劃中的核心團隊已初步完成。

    IC設計產業需要專業的人才培養,人力投入成本較高,想要人才根留企業,需要一定的心力去維護及經營。組建團隊前期,因為工藝較先進,所以專業人才極其欠缺。那時江北新區研創園已有豐富的人才培養經驗,知道他們的難處,也積極協助解決人才流失難題。

    “我把事業當成女神一樣,無論如何都要追求成功?!绷纸ê晖嫘Φ?。

    集成電路產業是高度協作的產業,為了順應市場的龐大需求,林建宏以20多年的業界經驗,精準判斷客戶群的需求,在累積企業技術創新的同時,積極推進業務量產。

    高效與真誠,為年輕的團隊贏得了客戶的認同。林建宏關于家庭式企業文化的創想也更加堅定。他下定決心開創不一樣的企業運營模式,目的就是將每一個人聚集在一起,凝聚成強大的企業源動力。

    “當然,我這看似任性的想法不適合初創公司,”林建宏建議,“初創公司首要任務是盈利,為保證資金鏈充足,企業經營者在執行方面需要考慮得更為周全?!?/p>

    緊跟時代步伐,力求做到與時俱進、隨時更新是作為一名創業者的必要條件。林建宏鼓勵年輕人認準一份事業,應對這份事業執著且堅持,從中磨煉自身出色的技能和培養自己學習、解決問題的能力,“尊重行業,尊重每一份工作,塑造你的工作理念?!?/p>

    林建宏笑稱,將家庭式企業文化貫徹實行之后,就能了無遺憾地退休。篳路藍縷的奮斗,終將一展宏圖。(江北新區宣傳和統戰部)

    南京與臺灣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