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南京與臺灣
    球王会·体育(中国)官方入口-球王会手机版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人物風采
    臺灣“學霸”夫妻雙雙南京創業 “天時地利人和”共享發展機遇
    日期: 2021-12-02 瀏覽次數: 顯示稿件總訪問量 字號:[ ] 視力保護色:

    “大陸經濟迅速崛起,我們夫妻比較幸運,在江蘇南京遇到發展機會,融入這里,與這座城市共同成長,一路走來可以說是‘天時地利人和’?!比涨敖K華瀚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悅寧在受訪時說。

    李悅寧和她的丈夫侯慶辰同為“70后”,都是臺灣人。侯慶辰是南京華訊知識產權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。如今,夫妻二人在南京江北新區成立了各自的公司,下海創業多年。

    說起與南京“百轉千回”結緣的經歷,李悅寧是丈夫的“引路人”。

    侯慶辰是個不折不扣的“學霸”,他先后在臺灣政治大學拿到法律、知識產權專業的雙碩士學位,隨后進入臺灣知名半導體公司工作;不久后辭職,留學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,取得法律專業碩士學位;隨后又回到大陸繼續深造,在北京大學拿到了知識產權專業博士學位。

    在侯慶辰看來,自己的人生曾兩次面臨重要抉擇:一次是在讀博前,他要在北京大學和美國一所高校之間的博士專業中做出選擇,另一次是從北京大學博士畢業后,他面臨著回臺灣工作還是留在大陸發展的選擇。

    “有趣的是,這兩次,都是妻子強烈推薦我留在大陸攻讀博士、發展事業,而我最終聽取了她的建議。侯慶辰笑著說,妻子一直做市場,過去經常滿世界跑,市場和機會在哪里,她極為敏感,現在看來,聽她的真的做對了。

    最早,李悅寧從臺灣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系碩士畢業后,在1999年跟隨臺灣公司開拓業務的腳步第一次來到大陸。后來,她入職另一家臺灣醫藥器械公司,一年要到大陸出差十多次,對大陸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愈發了解。

    就這樣,夫妻倆商量過后,決心留在大陸的侯慶辰從北京大學修完了學分,很快,他收到了南京一家風投機構遞來的橄欖枝。一心想到南方城市走走看看的侯慶辰絲毫沒有猶豫,和妻子從北京搬到了南京。

    ???? 2013年,侯慶辰申報到了南京的領軍人才項目?!澳軌虺晒ι陥?,我非常欣喜。得益于南京這座城市鼓勵先行先試、包容開放的大環境,我有了創業的想法?!庇谑?,他在南京市浦口區成立了華訊知識產權顧問有限公司。

    在南京創業7年,侯慶辰和妻子感受到南京、尤其是國家級新區江北新區日新月異的發展變化。

    記得剛創業時,我們一共4個人,在浦口區有間100平方米的辦公室,當年營業額一兩百萬元(人民幣,下同);現在我們有30多人,搬到了江北新區研創園,辦公面積擴大到一整層,年營業額達1000萬元。侯慶辰感慨道。

    李悅寧在丈夫創業后,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夫妻倆開始共同打拼。

    侯慶辰認為,他和妻子這些看似兜兜轉轉的教育、職業經歷,恰好為他們的事業打下了基礎:大陸企業“走出去”就像打“世界杯”,打“世界杯”就必須深諳“世界杯”的規則,知識產權就是規則之一,而做海外專利正是他們的強項。

    侯慶辰說,對他們而言,在南京江北新區創業具備獨特優勢。一方面,江北新區將集成電路、生物醫藥作為重點發展方向,企業密集;另一方面,得益于夫妻倆多年來的資源積累,能夠對法律、知識產權、集成電路、生物醫藥、投資界的專家和企業進行一攬子資源整合;他們還為江北新區引進了日本、美國的知名律所,為江北新區乃至長三角企業“走出去”提供一站式全球知識產權服務。

    未來,侯慶辰打算把創業重點放在平臺上。

    我們承辦了江北新區知識產權人才培訓基地,打算邀請知識產權、法律、產業界專家庫來做人員培訓,同時今年九月已經在上海成立新的辦公室。未來三到五年,我們從長三角出發,在美國、瑞士做海外布局,打通海內外知識產權服務。侯慶辰表示。(完)

    南京與臺灣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